勞動黨基本主張

四、 勞動黨的階段任務

勞動黨認為,台灣社會的勤勞大眾,是無法把本身政治、經濟的階段性目標之實現,寄托在號稱「全民政黨」的朝野資產階級政黨身上的。

勞動黨在參與諸如修訂憲法、改造國會、廢除國安法體制、重訂勞動法令等有關民主改革工作的同時,也著重於資產階級「民主」的虛假性和人民「權利」的空洞性進行批判。朝野各黨派雖然在政治權力的結構和運作上有所爭執,但基於他們對剝削性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之肯定,以及對美日等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附從關係之緊密,他們必然阻礙台灣人民的發展前途。

承擔著最重要的社會生產責任,在人口結構中也佔了最大比例的勤勞人民大眾,才能真正代表社會的整體利益。因此,勞動黨把民族立場和階級立場加以統一:一方面在中國民族的再整合過程中,回復喪失了的台灣人民的主體性,擺脫帝國主義的束縛,重獲自主發展的根本條件;另方面,也把階級解放的終極目標,融合於未來全中國社會主義不斷完善的過程中。

勞動黨相信,有過光輝歷史的台灣人民革新運動,唯有在經由第一期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第二期追求新民主主義變革目標,到第三期國家統一、兩岸人民共同追求社會主義理想的歷史推演中,才能最終完成台灣人民革新運動長達一世紀的歷史任務。

三、 勞動黨的社會認識

國民黨政權自一九四九年由大陸退守台灣後,適逢韓戰爆發,仍趁著美國在西太平洋建立圍堵戰線的時機,自棄民族主體性,投身為美國戰略布署的一顆棋子。雖然因此換取了政權的茍延殘喘,卻從此正式淪入新殖民地的深淵。

新殖民地社會的基本性格,建立在後進依賴型的資本主義經濟基礎上,使台灣的勤勞大眾遭受到雙重剝削,一為來自本地的階級構造,另一則來自美日等帝國主義的政經操控。對外國勢力的依附關係,不但是國民黨政權賴以生存的臍帶,同時也是朝野資產階級政黨隱密的同質性基礎。台灣勤勞人民四十年來的血汗成果,絕大部份被收奪而成全了內外獨佔資本的環流和積累。

在台灣的政治結構中,以廣大的生產大眾為底層,支撐起金字塔型的權力結構-最頂層為特權官僚買辦資產階級,中層則為中小資產階級。中層與頂層之間雖也存在著一定的矛盾,但其矛盾的焦點卻只在於政治權力的分配上,至於對底層的剝削關係,仍是他們竭力維護的階級存立要件。因此,不論其政治口號是「自立」或「獨立」,皆無法使台灣社會真正獲得民族主體性和階級公平性。

沒有民族主體性的社會,就沒有發展的前途。只要社會結構中的剝削關係不變,勤勞人民依舊要忍受被壓榨的痛苦,不論是在分裂的台灣或在「獨立」的台灣。

二、 勞動黨的歷史傳承

為了追求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台灣史上曾經有過知識份子與勤勞大眾的完美結合。

約一個世紀前,日本資本帝國主義者以其殖民地掠奪的殘暴制度,強加於台灣社會。殘酷的民族壓迫和階級剝削的雙重痛苦,逼使台灣工農覺醒分子和知識青年憤而以社會主義思想自行武裝,展開了不間斷的殖民地反帝鬥爭。從一九二○年代到三○年代,在農民、工人、原住民族、學生及文化運動的每一條戰線上,四萬多戰士熾熱地向日帝展開了反殖民主義民族.民主和階級解放鬥爭,在全球反帝運動史上寫下了輝煌的戰績。後來,由於日本進入戰時體制,台灣歷史上第一期的人民反帝運動也因此遭到了毀滅性的肅清,以致運動整整中斷了一個年代。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後,台灣雖然復歸中國,但人民革新運動的再起卻困難重重。國際上的美蘇對立,國內的長期內戰,以及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體制下,基礎不穩、手段暴厲的國民黨政權的腐敗因素等,在在決定了台灣人民革新運動第二期的艱難險阻。短暫的運動遭致五○年代白色恐怖的大鎮壓,犧牲之慘烈更數倍於前第一期。長達數十年的軍事戒嚴中,在窒息了所有的進步運動的同時,雖使台灣的經濟在犧牲工農階級的情況下得以成長起來,卻也埋下了日形嚴重的階級矛盾的火種。

一、 勞動黨的階級立場

勞動黨是代表佔台灣人口絕大多數的勤勞大眾的階級政黨。在社會發展的現階段,勞動大眾包括體力勞動者、腦力勞動者、提供社會有用性服務的知識工作者,及創造一切精神價值的文化藝術工作者。勞動黨是以勞動階級為基礎的,台灣絕大多數勞心勞力者之共同組合,凡是贊成一切公平正義的人,都屬於勞動黨的團結範圍。

根據社會主義的理念,勞動黨以改造社會物質生產活動中的佔有方式與分配方式,實現精神生產活動中的人性自由解放為終極目標,以解決在時代演變中出現的各類社會問題為階段目標。黨所追求的目標,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實現勤勞大眾的正當利益。

勤勞大眾創造了一切物質和精神文明,提供了社會整體生存的一切條件。雖然貢獻最多,卻也被剝奪的最徹底。
勤勞大眾只有通過改造舊社會、創造新社會的過程,才能實現自己的最大利益。而這樣的利益是和社會全體的進步,和人民群眾的幸福相一致的。

勤勞大眾不僅撐持著現存的社會,也將奠造未來的社會;勤勞大眾不僅是勞動黨發展的基礎,更是勞動黨實踐的動力。

高度自覺的勞動者,是改革社會的心臟,而在階級認同上完成了自我揚棄的知識份子,則是改革社會的大腦。勞動黨將緊密結合社會的心臟和大腦,共同推動台灣社會的階段性進步與最後的整體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