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勞動黨的歷史傳承

為了追求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台灣史上曾經有過知識份子與勤勞大眾的完美結合。

約一個世紀前,日本資本帝國主義者以其殖民地掠奪的殘暴制度,強加於台灣社會。殘酷的民族壓迫和階級剝削的雙重痛苦,逼使台灣工農覺醒分子和知識青年憤而以社會主義思想自行武裝,展開了不間斷的殖民地反帝鬥爭。從一九二○年代到三○年代,在農民、工人、原住民族、學生及文化運動的每一條戰線上,四萬多戰士熾熱地向日帝展開了反殖民主義民族.民主和階級解放鬥爭,在全球反帝運動史上寫下了輝煌的戰績。後來,由於日本進入戰時體制,台灣歷史上第一期的人民反帝運動也因此遭到了毀滅性的肅清,以致運動整整中斷了一個年代。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後,台灣雖然復歸中國,但人民革新運動的再起卻困難重重。國際上的美蘇對立,國內的長期內戰,以及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體制下,基礎不穩、手段暴厲的國民黨政權的腐敗因素等,在在決定了台灣人民革新運動第二期的艱難險阻。短暫的運動遭致五○年代白色恐怖的大鎮壓,犧牲之慘烈更數倍於前第一期。長達數十年的軍事戒嚴中,在窒息了所有的進步運動的同時,雖使台灣的經濟在犧牲工農階級的情況下得以成長起來,卻也埋下了日形嚴重的階級矛盾的火種。

一九八七年,執政的國民黨在內外情勢的逼迫下解除了戒嚴令,台灣的人民改革運動才出現了第三期的微弱曙光。在國家安全法的層層規制下,雖然直接的肢體暴力稍減,卻代之以制度暴力,而資本主義惡質化的商業規律幾已到了主控廣大人民的日常生活的地步,更限制了一切改革運動的發展。且由於資本帝國主義強權,出於維護本國利益的立場,一直介入並阻礙兩岸和解和國家再統一的實現,使民族的分斷和對立仍然持續著。儘管如此,做為台灣唯一的人民革新政黨,勞動黨仍然無畏地挑起了歷史傳承的重擔,以國家統一和社會主義的運動路線朝向民族與階級雙重解放的大方向邁進。

台灣人民革新運動第三期的社會主義理想與國家和平統一的運動路線,主要取決於台灣社會結構的基本性格,亦即民族主體性的喪失和勤勞人民大眾遭受壓榨的日益嚴重。現階段的台灣,統獨爭議已經成為主要矛盾,而勞資對立則屬於基本矛盾。勞動黨認為國家統一是主要矛盾的解決途徑,而社會主義理想是基本矛盾的解決方向。通過黨在運動中團結面的擴大與組織力的提高,使勞工階級成為解決主要矛盾的有力階級,取得應有的發言地位,並成為統一後高度自治體制健全發展的主要影響力量。

標籤 (Tags)